当前位置 主页 > www.234499.com >

吉利状告威马索赔21亿案如悬疑烧脑剧 威马创始人被疑侵权

  

  白小姐中特网资料大全。吉利状告威马索赔21亿的事情一点都不简单,事情的矛头均指向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COO侯海靖

  9月16日(也有媒体报道说是9月17日),吉利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的威马汽车侵害商业秘密案将开庭审理。

  这桩起诉案因为是中国传统汽车主机厂,第一次拿起知识产权等武器向造车新势力“开炮”,且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加之起诉原因和证据非常复杂,所以该案件备受业界关注。

  据了解,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和吉利汽车研究院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将威马汽车的四家公司(威马汽车科技集团、威马智慧出行科技、威马汽车制造温州公司、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公司)告上法庭,其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

  目前,威马汽车方面对此回应认为,威马没有任何侵权行为,有信心赢得官司。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甚至在一封内部信中称:“不惧怕旧势力的挑战。”

  相关信源证实,吉利向上海高院提交的起诉书中,状告主体除了有威马汽车四家法人主体公司之外,还有包括威马汽车董事长兼CEO沈晖(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侯海靖(原吉利集团副总裁、吉利成都基地总经理)等在内的100多自然人。有意思的是,被起诉的个人名单中,绝大部分是原吉利的员工。

  吉利在成都投资的第一个工厂即成都高原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主要承担SUV车型吉利GX7的研发和生产制造。2012年,侯海靖从华泰汽车到吉利,任吉利集团副总裁,负责吉利成都基地的所有业务。

  2015年,侯海靖从吉利汽车副总裁、吉利成都基地总经理的岗位上离职,随后不久,2016年低调加入了威马汽车,任联合创始人兼COO,主要负责威马成都研究院的车型开发工作。

  吉利成都基地和威马汽车研究院都在成都龙泉,并且距离很近,相隔不到10公里路程,因此,侯海靖离开吉利的时候,顺便带走了老部下100多人,都是研发人员,吉利成都基地的研发队伍就这样被整体挖走。

  侯海靖离职,新的负责人走马上任之后,打开研究院的电脑发现,核心数据的电脑硬盘遭到人为物理性破坏,这相当于成都基地唯一一款车型GX7的车型数据全部被“洗白”。

  当年,吉利GX7可是非常畅销的一款产品,没有车型原始数据,如何继续优化产品力呢?车型数据对于主机厂来说是致命的。

  虽然目前尚未有结论,但正是从这一刻开始,从小小的硬盘开始,吉利和威马却结下了梁子,也为今天的官司埋下了伏笔。

  据了解,吉利起诉威马汽车侵害商业秘密,并不是近期才发生的事情。大概在去年10月前后,吉利就向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其间,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过两次不公开审理,所以,案件的相关举证细节和法庭的判决结果外界也不得而知。当然,从后来吉利再次上诉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情况来看,前两次上海中院的审理,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据相关人士透露,吉利再次向高院提起诉讼,并提供了新的更加充分的证据,同时,这次高院开庭,原告方吉利还向法院提出了公开审理的申请。

  根据相关法律的硬性规定,凡是涉及个人隐私、商业秘密、国家机密以及未成年人或法律其它硬性规定的案件,法院将不予公开审理。不公开即不允许群众旁听,不允许记者采访报道,但对当事人仍要公开进行。

  对于这桩案件,如果需要公开审理,依然需得到原告和被告双方同意,如果一方提出公开审理请求,另一方不同意,最终结果还得看法院如何裁定。

  惊人的巧合是:威马首款车型EX5轴距与GX7仅相差4.2厘米,同时,哪怕在威马汽车自己的网站上,也找不到关于威马EX5轮距的数据。而据深喉报料,威马EX5的轮距与GX7一摸一样。

  同时,作为现任威马联合创始人侯海靖,虽然是威马汽车的第二把手,但除了很少的专业场合,几乎没有露过面,也几乎没有公开报道过。

  同时,愉观车市了解到,激发让吉利站出来维权,并非威马首款车型与吉利GX7数据巧合雷同那么简单。

  如果仅仅是“被拷贝”吉利也不会如此激烈反馈甚至要求公开审理,毕竟中国汽车起家之时大部分都是靠逆向开发。

  威马内部宫斗大戏已经上演 惹上官司和麻烦的威马汽车进入了多事之秋,这也许是创业型公司都必须经历的路,可以共苦,不能同甘,个人私欲随着事业的发展开始膨胀,权力的欲望冲垮了创业初期的肝胆相照,甚至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兄弟情谊,鸡飞狗跳的狗血剧就开始上演。 9月1日,威马董事长兼CEO沈晖表示,为推进内部改革,威马将对销售公司及战略规划中心进行组织架构调整,9月1日起,他将亲自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之前负责产品规划和销售业务的威马高级副总裁陆斌出任首席出行官。同时,威马还将设立首席增长官一职。新造车势力真是让人脑洞大开,首席增长官到底为何物? 威马这次人事调整,其实是内部宫斗的开始,甚至威马内部将其比作是现实版的《权力的游戏》,更有人戏称,沈晖和威马其实在今年4月份,就已经在上海黄浦江边预演过一次剧情。那一次,威马汽车为了D轮融资,在黄浦江边搞了一个气势盛大的品牌发布之夜,整个发布会,都是用《权力的游戏》的台词串起来的,让沈晖和威马没想到的是,现实中的权力游戏来得如此突然。 为什么这次人事变动是威马内部宫斗戏的开始呢?据了解,在威马内部,沈晖、杜立刚、张然、陆斌、侯海靖五个人,可以称作是威马的“小董事会”,正是因为他们的团结和齐心,威马也才走到了今天,整个市场销售和品牌成为新势力的标杆。 GX7和EX5到底是不是一台车? 吉利起诉威马,手里到底有多少证据?我们不得而知,但从索赔21亿元的诉求金额来看,吉利这次应该是下了狠心,有铁的证据。 从一些外围的信息再来看看吉利、威马、GX7和EX5等等之间到底有没有交叉点。 2012年,侯海靖加盟吉利汽车,任吉利集团副总裁、吉利成都基地总经理。在加入吉利汽车之前,侯海靖在华泰汽车控股集团担任常务副总裁兼华泰汽车集团总经理,与现在依然还在吉利集团工作的易寒搭档,易寒当时任华泰汽车营销公司副总经理兼品牌管理执行总监。对于这段职场经历,侯海靖很少对外讲。 公开资料还显示,侯海靖1998年加入上海通用汽车,上海通用先后收购山东车身有限公司和金杯通用汽车有限公司后,侯分别担任两家公司的整车厂厂长和总经理。2010年6月侯海靖加入福田汽车任副总裁。 侯海靖对电动汽车的研究和实践很早以前就开始了,他在负责吉利成都基地的时候,就自己动手悄悄装了一台电动汽车。当时,他利用手中的资源,在吉利GX7车上装了一台电机,经过反复匹配实验,这台电动汽车居然还能顺利地跑起来。有了这一次“试制”的成功经历,侯海靖对造电动车非常有信心。 于是,蠢蠢欲动的侯海靖,2016年离开吉利汽车后就直接加盟了新势力造车威马汽车,负责老本行车型开发。 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官司 在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该案的前后,作为吉利的前高管,沈晖并没有放下姿态亲自上门沟通,甚至为了让职位级别对等,而是派出侯海靖等三位副总裁与吉利方面的副总裁进行谈判,两次谈判都是不欢而散。 其实,李书福对沈晖印象很不错,也没有任何个人恩怨,如果在第一次起诉时,沈晖能拿出诚意主动上门去找李书福言和,甚至拿出实际行动与吉利合作,也许这场官司是可以避免的。 沈晖为什么不主动言和?据说底气主要来自于侯海靖给他传递的信息,“吉利拿不出证据。”针对吉利起诉威马一案,威马汽车内部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威马可以借诉讼之机蹭吉利汽车的热点,提高行业影响力和曝光度,但是,他们可能没想到,万一官司输了呢?D轮融资跟不上,威马怎么办?另外一波人是务实派,希望沈晖以及威马面对现实。当下,威马最重要的工作不是打官司,而是融资发展。同时,威马EX5和吉利GX7在很多数据上的确是一样的,更重要的是,威马和吉利的供应商也有很多重叠。 2016年,沈晖曾在一次公开场合中表示,威马汽车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以前的同事。如果此言属实,这中间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 由此种种,吉利状告威马案看起来如同悬疑烧脑剧,除非当时双方公开信息,否则人们极难了解其全貌。这桩案件最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无疑将牵动许多人的神经。

  据华尔街汽车、愉观车市等多家媒体报道,吉利状告威马索赔21亿的事情一点都不简单,事情的矛头均指向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COO侯海靖。公开资料显示,侯海靖加盟...[详细]

  中汽协9月1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我国新能源销量为8.5万辆,环比增长6.25%,但同比去年下降15.8%。[详细]